雾中飞鸟。涉过黑暗,方识黎明。

© 晏予芠
Powered by LOFTER

处女座

突然发现自己貌似和处女座很有缘?

K是处女座,C是处女座,Z是处女座,现在突然发现B也是处女座。

我的初恋,我的初中死党,我的挚友,我的朋友。

这几个人都是我活到现在为止,对我而言非常重要或者说对我有着重要影响的人,然后我现在突然意识到,他们全都是处女座?!

好迷呀……

2016年最后一波黑墨水

        翻到了16年底写的一点东西,现在18年了,看起来还是颇为感慨,当初不好意思放上来,如今倒觉得还好吧,所以还是往这里扔一扔,权当做备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年半过去了,我和Z的现状也有了许多改变。相信未来会更好吧。


——————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
        看到Z的消息,百感交集。...

我与生活 2018.7.8

        时间过得,的确是飞快的。

        似乎年岁越长,就越觉得时光飞逝。

        大抵是因为度过的岁月也长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 我能感觉到自己这段时间里的颓废,但不知道为什么,总缺了些打破它的力气。

       ...

命 2018.4.6

        只是还是有些迷惑,对于我自身,以及我正经历着的这一切。

        应该说,还是想了很多有关于人生的东西,关于“命”,每个人有不同的看法,但要我来说,想法本身就是一种“命”,或者说,“命”本身并不存在,它之所以成为现实,是因为我们想让它成为现实。

        这样说的话,似乎有些过于唯心了。但这里“想”表达的并非是一种渴望或欲求,而是想法本身。它是一种概念上的...

黄:我想找个乡下隐居起来,钓个鱼什么的。

黄:看着流动的水,就会忘记时间。当然,我们的人生就和随波逐流的树叶一个样。

黄:喂,我刚说了多么文艺的话啊。

停车,从烟盒里抖出一支烟放到嘴边。

抬眼看见黑微笑着伸出的手指。

黄:怎么,要帮我点个火吗?

黑发动能力,炸了烟头。

黑:把烟戒了吧。

黄:你才是,别吃太多。

银上前,从车窗探进身体给了个拥抱。

掩饰情绪地一声咳嗽后,装作潇洒的一扬手指。

黄:再见。

车绝尘而去。


整个剧里黑叔难得真诚又温柔的微笑,却是在诀别的时候。

玉藻前 2018.3.19

        玉藻前的经历,的确是让人唏嘘了。他说,“神明的仁慈不会降临在像我这样的妖怪身上。”于情于理,他想要复仇的心情不是不能理解,但雪童子的绘卷却又向我们展示了,他的报复是如何引起新的仇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冤冤相报何时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才是真正令我叹惋的事情。...


今天份的黑叔。

又刷了一遍黑契,忍不住摸了一张黑叔。

不会画画,只能临摹。


23集回忆里黑叔转头的那一滴泪衬着漫天繁星实在是太震撼人心了。我没办法表现出它的十分之一。


我看过的动漫不算太多,喜欢的也不止一部,但是最能引起我共鸣的,却始终是黑契。
今天在知乎看到一个问题,问的是黑契中契约者的创造和孤独症患者是否有什么内在联系。要我说,从作者的角度来看,未必想得到这么多,但作为一个Aspie来说,我自己确实在契约者的设定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。

多的话在这里不适合多说,也许改天来写一写吧。

至少现在,我只想单纯地享受这份触动。

房子 2018.5.21

昨天和Z打电话,说起不同地方房价和工资差的问题,我说对比起来,像我们那些地方,算是好买房子的了。

然后说,反正对于未来呢,也没什么远大理想,就想买个一室一厅的小房子,感觉自己不论在什么时候,总有了个去处。

Z和我想的大概是差不多的,吐槽了半天即使是首付也够攒了,然后说到毕业后的去处。

Z还是倾向于留在她现在那边的,就算回去,也不会回家乡那,肯定会留在主城。

我说,我估计是不会留在这边的,这边气候条件饮食习惯什么的实在不适合我长久生存。

Z说,那来我这边啊,然后就可以买个两室一厅的房子了。

莫名感觉自己被戳中了。

《妖猫传》观感小记 2018.1.1

        《妖猫传》中的确看得出来,导演在场景上,画面上下的大工夫。但或许是因为下了太大的功夫,又或者说,就是因为剧本和场景不对等的缘故,在有些地方,看起来反而显得有些用力过猛。

        剧里的杨玉环是个大唐的符号。这里有它独特的意义,但作为剧情的一个中心角色来说,这样的抽象性,又使得人物本身有些过于单薄,撑不起那么交错的感情线。尤其是白龙对她的感情,这原本是整个故事发展到最后的关键的潜藏线索,但它是怎么产生的呢?电影给...

1/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