雾中飞鸟。涉过黑暗,方识黎明。

© 晏予芠
Powered by LOFTER

5月杂记 2017.5.21

近来几个星期事情比较多,又掉进了新的剧的坑,反而让有些东西搁置下来了。

五一节的采访,周末的茂名,月中的未管所,这周又无意加入了老师的课题。这些事情很多,原本都想着要写个感想体会啥的,最终却什么都没写下来。

还是简单地梳理一下,这一个月虽显得匆忙,但的确做了许多新的事情。

*

五一如愿去采访,跟着老师去,见到了老教授们。老师们人都很好,两天相处下来,也是收获颇多。

对于历史,特别是近代的历史,其实在课本里了解到的东西,实在是太少了。我们可以说出许多关键的时间节点,但对于那个时候的人们的生活,我们其实一无所知。

有时我挺喜欢和上了年纪的人交谈。他们的话语能将我带回一段我不曾亲身经历过...

致20岁

        想来已过了许多年。从开始在生日这天给自己写寄语,到现在已经过了几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几年以前,还是在中学。我记得那一年的夏天,是从那时开始,我形成了写随笔的习惯,也是那一年,我第一次给自己写下一封信。送给我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我的小黑本也是在那个时候,在在我的柜子里躺了几年之后,终于找到了它自己的用处。想来那个本子也是,初中的时候买...

年龄 2017.5.14

        要恰如其分地成长,不多不少,刚刚好。

        不知是生了张显得年长的面孔还是别的什么缘故,似乎总会被认为比看上去大。小时候是这样,现在还是这样。

        不会相差太多,始终是这样两三年的距离。或许本身,我就应该给自己的年龄加上三岁,这样或许便刚刚好,完美弥补那一丝丝微妙的错位。...


胡思乱想 2017.4.21

        夏天伊始,春意阑珊。

        下雨,是缺乏畅快的。空气里湿气裹挟着尘埃,日光却渐明。热气翻腾,湿气却不散,仿佛被按了暂停,于是就那么尴尬地停留在这种状态上,潮湿的闷热。

        重温德扎,仍为此落泪不已。想起上一次看见一篇《时时刻刻》的观影,说,每个人都有一种成为自己的宿命。而德扎唱到,人生就是在自我和现世之间挣扎,就是自...

早起 2017.4.17

        拨正自己的时间,从黑夜,到白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尝试着吧瑜伽练习的时间放到晚上,同时,将熬夜做事,变成早起做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有多早,要多早。早到世界仍然寂静,远方灯火依然通明,晨光未绽;早到我曾经的睡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前几天,某天早上四点半起了床...

夜晚·公益 2017.4.6

        看到一段话,是在讨论早晨与夜晚工作的不同。有说是早晨是对外的关注,而夜晚则更倾向于对内的探索。想到自己的作息时间表,我想我知道了一点点关于越来越晚睡觉的原因的线索。

        我是习惯于在夜晚工作的。我享受黑夜带来的宁静。但是,夜晚这个词语,在这种语境下,究竟是怎么定义的?它意味着的宁静,是因远离喧嚣或白日交流模式带来的,还是本身就具有的呢?...


面孔 2017.4.3

        休整两日。感觉躁动的内心似乎又平静下来。我知道,那块石头其实还在那里,但我已有了力气重新出发。

        焦虑的一大原因,大抵是消耗了过多精力去忧虑并没成真的未来。然而问题在于,即使清楚地知道了这个道理,还是没有办法停止它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时候,我憎恨我自己——这是句很难启齿的话,只是对于书写而言它会简单上一些。我恨我的这张面...

一段对话想到的 2017.4.1

        教室,上课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我,舍友。

        我在写东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都写些什么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想写什么写什么,大多是一些看过的书呀,电影呀,...

《广岛之恋》读书随记 2017.3.27

        《广岛之恋》,法语原名Hiroshima Mon Amour,杜拉斯的代表作。我先后看过它的电影和书,的确是一个很有意味的故事。我喜欢里面那些呓语一样的对话。实际上,这个故事里没有他和她,只有他们和她们。他们都是抽象了的个体,是男人和女人,是广岛和内韦尔,是爱情,爱情的灰烬,燃烧它的火焰,和剩下的宝石。

*战争延续了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都看见了,毫无遗漏。”...


周末前 2017.3.17

        再写一点东西。这是周五,明天仍然要早起,下周的日程表仍然被塞得慢慢的。但让我暂且远离这一切,在这个夜晚,周五的夜晚。它将要开启的是忙碌的周末,但因为是周末,总是可以有所期待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我不是一个真正意义上可以闲得下来的人,我是这样要求着自己的,我也是这么做的。

*群组

        加入一些群组。不知道为什么突然起了这样...

1/7